您好,欢迎来到 彭斌 律师个人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彭斌律师 >> 成功案例  >> 彭某雨诉谭某建离婚起诉状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彭斌
手机号码:13265013278
联系电话:13229976686
电子邮箱:403927063@qq.com
执业证号:14401201120929037
所属律所:广东南日律师事务所
所属地区:广东- 广州
联系地址: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社主楼六楼

彭某雨诉谭某建离婚起诉状

文章来源:广州知名婚姻继承律师 网址:http://hylspb.lvfaw.com 时间:2015-01-23 15:29:19

分享到: 0
 

原告:彭某雨,女,汉族,身份证号,362429197808XXXXXX

    住址:广州市白云区同和XX街XX号XX

联系电话:1382840XXXX

被告:谭某建,男,汉族,身份证号,430503197510XXXXXX

住址:广州市白云区云景花园XX苑XX栋XX房

联系电话:1382502XXXX

诉讼请求:

1.判决原告与被告离婚;

2.判决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用1110元;

3.判决被告一次性支付经济赔偿5988*0.82+1960+1300元给原告;

4.判决被告一次性支付原告精神损害费100000元;

5.判决被告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以上赔偿请求金额共计109280.16元

 

事实和理由:

我与被告之前并不认识也不了解,2014年4月底经同事介绍认识,由于介绍人是之前的同事又是领导所以轻易相信被告的自我介绍和承诺,在没有进行任何进一步的了解的情况下5月30日和被告在白云区民政局登记结婚了。

第一次和被告争执是在登记后第二天,端午假期,我们一起开车去了韶关丹霞山旅游,晚上找好酒店吃饭的时候,因为小孩的教育问题,我说了一点自己的观点,被告就与我争执起来,说明天回去离婚,这个时候我就觉得被告脾气有点古怪。但之后被告道歉说是因为与前妻争夺孩子的抚养权的问题心情差的缘故。结婚后我感觉被告个性和人品有问题,经过一段时间的了解,逐渐知道一些被告的情况:被告曾经因为家庭暴力导致离婚,(判决书案号为:(2014)穗中法民一终字第XXXX号民事判决书,离婚理由为家庭暴力)并且曾经因为殴打前妻被行政拘留,被告在与其前妻诉讼离婚期间,前妻因惧怕被告人身伤害还特地向白云区人民法院申请了2年多的人身保护令,这一点京溪派出所的干警李文建(1338003XXXX)也非常清楚;被告因为不服法院将孩子判决给他的前妻,将孩子藏着50多天没有去上学,并至今未执行法院判决。

第二次和被告发生争执是在6月初,我收到一个朋友送给我父亲的一份礼物,被告认为我与朋友存在不正当关系,当着我家人和小孩的面大发雷霆,并且将朋友送给我父亲的礼物摔坏(见证据6-1照片)。被告的行为给我及我小孩留下深刻的心理阴影,从此几乎不敢和被告正面接触。

第三次争执是在6月23日,因为我大学同学有些东西(包括毕业证书及学位证书等),我开车出去将同学的私人物品交还给同学,吃过晚饭后回家,因为堵车回来稍微晚了一点,到家之后,被告逼问我去哪了,跟谁吃饭,在哪里吃的饭,做什么事情了。被告不但不听我解释,反而开始暴怒,并且说下流肮脏的粗口,然后开始殴打我,打我耳光,用拳头打到我后背有瘀伤,他还进厨房拿刀,追着说要杀我,于是我跑到两个小孩睡觉的房间,反锁房门呼叫,他拿着菜刀破门而入,把门踢坏(见证据6-2照片),当着小孩的面对我进行殴打,把我后背打得全是淤青,逼我承认与我同学当天晚上发生了性关系,当时我拿着天翼手机准备拔打电话,他一把抢过把手机摔坏(见证据6-3照片),期间我小孩把菜刀放回厨房(小孩可以作证)。被告要我写一份事情经过,我为保自己和小孩的命只能写了,照着他念的我来写,然后被告要我在事情经过书上摁手印。接下来又把我的iphone5s手机抢过去,逼我告诉密码,把我的信息及通话记录看了一遍,并找到我同学的手机号码后,把手机砸成粉粹(见证据6-4照片)。然后开始整晚要我用他的手机及家里座机打电话给我同学,让我同学听到他殴打我我惨叫的声音(请求法院调取被告电话清单就可以证明),还要我同学给他经济赔偿2万元。第二天早上,被告跟我说要我把所有的存款都转给他让他保管,我觉得他不可思议,与我在一起动机不纯,告诉他不可能。他又开始殴打我(小孩可以作证),待被告与两个小孩都去了学校,我用家里的座机打了个电话给介绍人,告诉他这个情况,也打了个电话告诉我同学,解释了一下这个事情,被告回来后知道我与外界有联系,又开始对我进行言语恐吓及暴力殴打,于是又逼着我写了一份保证书,仍然是被告念我写,大约是我不能与其他异性交往,否则就要把房产过户给被告之类的。下午我同学汇了两万元到我的帐户后,他去上班了。晚上要我把现金取给他。

第三天被告同意我去上班后,到学校因为电话里产生矛盾,被告威胁恐吓说要把我的儿子剁成肉酱,要让我的父母哭,要我全家的命。我打了个电话给校长请假,跟我前夫打了个电话告知这个情况,请人到家里把防盗门锁换掉,并告知校领导发生的这个事情,学校双方领导都进行了交涉。我和小孩暂住到了倚绿山庄。之后,他一直电话,又哭又威胁,完全不像个正常的人(见录音证据及短信)。因为他这样疯狂的举动,我打定主意要与他离婚,并要我们学校领导把离婚协议送到了他们学校。被告哭着下跪保证说以后再也不会动手,说把我同学给他的钱还掉,把之前逼我写的材料烧毁掉。在离家大约5天后,我原谅了被告,答应给他半年的考察期,如果再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就离婚。他写了份保证书,保证再也不动手打人,如再动手,听凭我处置。(见证据8-1)

之后,被告时常找不同的借口与我吵架,比如,因为吃中饭的时候,我没有打电话请他回来发一晚上脾气;因为我没有把换了的大门钥匙给他,跟我吵通宵,一吵架就是吵通宵,而且非常下流,说非常不堪入耳的粗口。一直吵了三次,有一次他借口去南湖散步,逼我把钥匙给了他。

7月底,在老家因为我提到将爸爸在老家的房子给我姐,被告跟我吵过一个通宵。还有因为归期的问题,当着我姐姐姐夫的面,他跟我吼,说要捅死我,在我老家闹。8月8号去湖南的当天,在株州服务区,被告仅仅因为我一路的表情不好,跟我吵了两个多小时。

8月26日,因为去车站接父母途中顺路让一位同事搭车,被告看见后就开始大声地与我吵,并且说得非常下流,说我喜欢单独与男同事相处,离不开男人之类。甚至把车钥匙拔了,不让走,在客运站跟我和我父母吵,说些下流话。

此后,每天下班只要晚了到家,被告就追电话回家问我的行踪了。

9月1号开学,被告亲属去世,回去奔丧,我帮被告接送小孩,9月1日,我在云东吃完饭,带被告的小孩回云景睡觉,9月2日,我觉得早上早点起来也可以送,所以就在自己家里睡觉了,可是没想到的是9月2日晚上被告仅仅因为我带我的儿子睡了两个晚上,竟然跟我吵了两个晚上,其中一个晚上是电话吵,(见录音证据)9月3日是在我家里吵,与我及我父母当着两个孩子的面吵,说些极其下流的话,极不尊重老人(见录音证据),吵到后来我报警,警察也奈何不了他。我4点多从派出所回来,他仍在家继续跟我吵,吵到第二天7点半他又跪又哭,说要原谅他,我答应后才放我去上班。

9月5日是放中秋假的前一天,下班后我与同事吃饭。吃饭时他一直打电话催问是在哪里吃饭,与谁吃饭,要旁边同事接个电话,我觉得他疑神疑鬼的,受不了,所以电话里说话很不耐烦,挂电话了。被告连打了4个电话,我告诉他不吃了,回家,于是又挂了电话。后来大约7点钟,我回了一趟自己家,大约7点半赶回被告家,当时被告不在家,我当时心里觉得不妙,于是打电话给他,他不接。我想最好在放假的时候不要闹矛盾,对家里的老人小孩不好,所以电话里要被告早点回来。被告8点半左右回来,开始逼问我跟谁吃饭哪几个人在哪里吃饭吃了什么菜,要我打电话给当时在场的同事。我觉得被告太疯狂,拿包想离开回家。他堵住了门口,于是我冲进房间反锁房门,他破门而入,开始对我进行殴打,并且说“我今天既然动手打了你,就是不打算再要你了”。同时逼问我要同事的电话,我不说,但更激起了他的愤怒,他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灭蚊水铁罐子往我身上打,全身淤青,用手掐我的脖子,用浴巾勒我的脖子,并试图用那个铁罐子捅我的下身,用东西堵住我的嘴不让我叫出声来。这样殴打了大约2个小时,我告诉他是和男同事在花都吃的饭,并和同事讨论评职称的事情。这时候,被告又开始疯狂地对我施暴,对我全身进行拳打脚踢,我当时几乎被打晕过去,当时就是想着先把这个疯子稳住,找机会逃出去报警。后来被告拿出纸笔,要我写事情经过。到了我照着他念的写了第三份他才满意,并且要我答应以后早上出去上班,下午下班回家,不要与其他人有任何交往,包括女同事。这个时候已经凌晨四点钟,被告对我施暴后睡着了,到8点多,趁被告睡得比较沉的时候,我匆忙穿上衣服拿上我的包和被他压在枕头下的我的手机跑出了被告的家,到小区停车场开车前往京溪派出所报警,打电话给我的父母,要他们收拾几件衣服和重要的东西,把我儿子带上到同和派出所等我。他们被吓坏了,心疼又无能为力,因为太担心我,他们安顿好我的孩子后,赶往了京溪派出所报警(见报警回执1)。我做完笔录后由父母陪同前往医院验伤,验伤之后大约12点钟,我们打算回去换锁接小孩离开,但因为被告有我家里的钥匙,他已经在家里候着了。父母完全无法离开,看到我父亲手上拿着医院检验报告和x光片及ct片,他就恶狠狠地缴过去,用剪刀剪得粉粹(见证据6-5,碎片照片)。我只能回到云景花园他的住所里,收拾了几件衣服在市内找酒店安顿下来。之后,到了近5点钟,我父母才摆脱他的纠缠,与我联系上,带着小孩打的到酒店避难。第二天,因为是中秋假期,怕他再对我们不利,我们不敢回家,只好离开广州,远赴广西南宁求助我的堂弟。9月10日我堂弟送我们全家回到广州,搞得我们有家不能回,不敢让小孩上学。我本人也怕上班被他纠缠,因被告曾经去其前妻学校教室闹。我们在广西期间,被告天天打电话骚扰恐吓我们全家,包括江西老家的叔叔、舅舅、姐姐、姐夫、妹夫等,扬言说要我父母及我和孩子四口的命。在我们不在家期间,他还到我家将我孩子的书包及我的结婚证偷走,以此来要挟我,企图阻挠我对他提起诉讼,以至造成我小孩一周没有上学,我自己几天不敢去上班,对全家造成了极大的心理阴影。之后,我堂弟找他,他在派出所写下保证书(见证据8-2),并归还小孩书包及我家的钥匙。现在我们全家整天提心吊胆,担惊受怕,现在我爸妈每天都要接送孩子上下学,还要接送我上下班,一回家就反锁门,我和家人的人身和生命财产受到严重威胁,精神受到严重摧残。

2014年10月8日早上7点半左右,我开车去上班途中,在华南快速三线同和高速入口,被告突然出现,在没有得到我同意的情况下,用砖头用力砸碎副驾驶位置的玻璃车窗(见证据照片6-6),强行上车内劫持我,我呼救并请求路人报警。在高速上被告阻止我上班,并对我进行人身威胁。直行至距朝阳出口1km左右时,我与2辆车发生刮擦交通事故。期间被告威胁说不许与家人电话,抢掉我的iphone5s手机并说要与我同归与尽。之后在朝阳开发区公交站牌处等待交警过来处理交通事故的过程当中,被告欲强行离开,我不同意之后被告与我撕扯,想把我推进路边的河涌,后欲强行拉我上车,未果后,抢劫我的包、手机及汽车强行逃逸。之后我在白云区石井派出所报警(见报警回执2)。这期间被告多次电话威胁要我全家的性命。

    自2014年9月6日起,我们已经分居。与被告认识至分居,不到5个月,一直都在争吵伴着他的语言及行为暴力中度过,没有任何感情基础,经济完全独立,没有任何瓜葛。我和被告关系已经严重恶化,财产遭受重大损失,人身安全已经面临严重威胁。被告人藐视法律,人品低劣下流,心理扭曲,思想行为怪异,心理变态并有虐待倾向。我的孩子及父母也因为被告饱受折磨,已经完全无法再共同生活。

综上所述,敬请法院支持原告请求!

此致

 

白云区人民法院

 

原告:

2014年10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