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彭斌 律师个人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彭斌律师 >> 成功案例  >>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彭斌
手机号码:13265013278
联系电话:13229976686
电子邮箱:403927063@qq.com
执业证号:14401201120929037
所属律所:广东南日律师事务所
所属地区:广东- 广州
联系地址: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社主楼六楼

文章来源:广州知名婚姻继承律师 网址:http://hylspb.lvfaw.com 时间:2015-03-12 12:03:06

分享到: 0
 

案号:(2014)云新法民二初字第347号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广东南日律师事务所就张某华诉黎某云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接受被告黎某云委托,指派本律师为黎某云的代理人,为其提供法律帮助。经本律师庭审前后的详细了解,经过庭审质证和辩论,对本案有了更清楚的认识和理解,现就本案有关事实与法律关系详述律师代理意见,望法官采纳。

案情简介

本案陈某群,刘某益、黎某云同为云浮市新兴县某某局职工,2013年下旬陈某群以其弟急需用钱为由向刘某益借款20万元,刘某益说自己没钱,但是刘某益向陈某群推荐其表弟张某华,张某华和刘某益担心陈某群不能按时还款,要求陈某群另外找人为其提供担保,陈某群和刘某益商量,请求黎某云以房屋为陈某群担保,并要求黎某云将房屋买卖合同以及部分房款支付的票据交给张某华,后是因为黎某云的房子是按揭给银行的,所以无法提供担保,陈某群和刘某益又经过协商,请求黎某云以自己的名义向张某华借款,再由黎某云转借给陈某群,并且由陈某群作为担保人(见我方提交的证据,“个人借款抵押合同”)。由于黎某云和陈某群一直关系很好,加上陈某群承诺其弟弟开公司的,完全具有偿还能力,所以黎某云就答应了陈某群的请求。之后刘某益将打印好的格式化借条样本交给黎某云,要求黎某云填上借条上空白内容后交刘某益转交张某华。

之后黎某云得知刘某益分两次从其表弟张某华处拿了20万元钱直接交给陈某群,黎某云多次质问刘某益为什么张某华没有按照借款协议约定向其支借款,刘某益告知黎某云说是黎某云口头委托陈某群向刘某益支取借款(注,黎某云从来没有口头或者书面授权陈某群去刘某益或者张某华处支取“借条”上所约定的借款)。陈某群从刘某益处拿到20万元后不久不知去向,张某华和刘某益多次催促黎某云偿还20万元借款。因为黎某云一直没有从张某华处拿到“借条”上约定的借款,所以黎某云认为自己没有义务偿还这笔借款。为了查明事实真相,明确债权债务关系,黎某云得知陈某群父母与刘某益、张某华约好到中旅酒店面谈关于偿还陈某群借款的事情,黎某云主动要求参加面谈,之后又到陈某群父母家求证陈某群向张某华及其代理人刘某益借款的事情,得到陈某群父母的确认,后黎某云还多次电话与刘某益沟通并一再声明自己对刘某益两次向陈某群支付的借款不承担责任,但由于陈某群不知去向,问题一直没有解决。

2014年9月25日,张某华向新兴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判令黎某云偿还20万元借款,并承担相应利息和诉讼费用。

 根据本案实际情况,本律师就本案事实和法律做如下分析:

一、   原告涉嫌诉讼欺诈

尽管理论界与实务界对诉讼欺诈的定义尚未完全达成一致,但一般认为,诉讼欺诈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人民法院的审判权和执行权,通过伪造证据、虚构事实提起民事诉讼的方法,骗取人民法院作出有利于自己的裁判,从而占有他人财物或财产性利益的行为。本案原告完全虚构诉讼事实,变造诉讼证据,如下:

(一)原告在《民事起诉状》(以下简称《诉状》)做虚假陈述

在原告2014年9月25日向法院提交的《民事起诉状》“事实与理由”部分诉称的如下主要事实全部是虚构的:

第一,原被告之间的关系是虚构的,原告诉称“原告和被告是朋友关系”,而在庭审期间又承认原告直到与被告一起在中旅酒店商谈关于陈某群与原告的借款纠纷时才第一次见过被告。

第二,借款理由是虚构的,原告诉称“被告以资金周转困难”为由向本人借款20万元,期限三个月……”,而关于借款的理由,直至庭审期间,才由原告的借款委托代理人刘某益告诉法庭,借款原因是被告房屋装修”

在此之前,原告及其借款代理人没有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以任何方式提到过被告借款的具体原因。原告借款代理人刘某益出具的格式“借条”当中对于20万巨款的借款理由完全不予考虑,不做任何说明或提示。原告及其借款代理人刘某益在与被告面对面协商过程中,在与真正的被告陈某群父母协商过程中,在与原告的借款代理人刘某益电话电话沟通中,以及本诉状中从未提及房屋装修的原由。

原告对于被告8万元首付按揭购买的小房子,需要借款20万进行装修的原因本来已经非同寻常,而对于被告“资金周转”时间三个月到期后偿还能力及资金来源竟然没有提出过任何质疑。这充分印证我方所陈述的关于这份借条产生的真正经过和原因。

第三,借款支付时间和地点是虚构的。原告在《诉状》中诉称“当场交付现金20万元给被告”。而庭审时又承认是由其代理人刘某益在其工作单位分两次交付给本案另一被告陈某群。

第四,以房屋作抵押是虚构的。原告诉称:“被告还口头承诺以其购买的新兴县XX镇XX花园XX幢XX房用作抵押担保借款之用,并将《商品房买卖合同》《购房发票》《完税证》的复印件交付本人收执”。

姑且不说不动产抵押应该做抵押登记的要求,就凭被告的房屋为通过银行按揭购买,根本不能再用作抵押,而原告竟然以此作为抵押借款的证据,这明显不符合常识。

《商品房买卖合同》《购房发票》《完税证》的真正来缘,正如被告庭审期间所述,真正借款人陈某群起初请求被告为其担保,并要求被告向原告出示房屋买卖相关票据,但后来发现该房屋因按揭原因无法担保,才改变借款计划,陈某群和刘某益协商要求被告黎某云以自己的名义借款,由陈某群担保,黎某云借款后再转借给陈某群,以便万一陈某群还款信用出现问题时一方面可以借助黎某云与陈某群的关系,促使陈某群还款,更主要的是考虑黎某云有工作单位,有可执行财产(刘某益自述),以降低借款的风险。这样就出现了原被告之间的“借条”以及之后张某华(出借人),黎某云(借款人),陈某群(抵押人)签订的“个人借款抵押合同”。

原告为了达到其诉讼目的,不希望将本案严重相关的另一当事人,原告的借款代理人刘某益供述出来,更不愿将本案的真正借款人,真正被告陈某群供述出来,以便隐瞒事实真相。为了达到上述目的,原告起诉时甚至不惜将“借条”以变造的方式提交复印件,还刻意隐瞒“个人借款抵押合同”这份证据,以期在整个诉讼过程中试图阻止刘某益、陈某群的出现,直到我方向法院提出增加被告、增加第三人的申请,并充分举证,详述真相,原告才被迫承认有这份证据。可见,《商品房买卖合同》《购房发票》《完税证》根本不是被告向原告出具的担保凭证。

另外,根据担保法的有关规定,作为本案借款主合同的“借条”,其中没有关于担保的条款,原被告之间也没有另外签订担保协议,商品房作为一种不动产,单凭独立的《商品房买卖合同》《购房发票》《完税证》这些购房凭证,根本不符合担保协议的构成要件,因而原告提交的《商品房买卖合同》《购房发票》《完税证》,根本不是从属于本案借款协议的担保条款或者担保协议,不是本案的担保依据。

(二)关于“借条”的证据效力

庭审期间,原告及其诉讼代理人一再诉称,该“借条”能够证明被告收到“借条”上所约定的20万元借款,然而,原告的借款代理人刘某益却一直坚持承认原告交给她的20万元是由其分两次交给了另一被告陈某群。

我们认为,本“借条”只是一个借款协议,仅仅能证明原被告之间达成过借款协议,并不能证明借款协议实际履行。事实上无论是原告还是原告的借款代理人都没有按照“借条”上的约定将20万元支付给被告黎某云,这一点,原告的借款代理人刘某益是经过多次确认的,原告本人也没有提出异议。

因此,该“借条”根本不能作为原告向被告主张还款的依据。

(三)关于借款交付对象的质疑

原告的借款代理人刘某益一再声称,其将借款交给陈某群理由是:“黎某云口头委托陈某群向刘某益支取借款”。我们认为这也完全不符合常识、常理。  

第一,“借条”上明确约定出借人是张某华,借款人是黎某云,作为原告的借款代理人,在没有借款人的特别授权,没有其他特殊重大原因,不要说刘某益是专业的财务工作人员,只要是一个普通的正常人,刘某益不可能不清楚20万巨款应该怎么支付(唯一的解释就是张某华及其代理人刘某益与陈某群另有借款协议)。

第二,刘某益在答辩状以及庭审期间中一再声称,该笔借款为黎某云用作房屋装修之用,假设真的如此,那刘某益更加应该将该笔房屋装修巨款交给真正借来装修房屋的人黎某云才是,刘某益不可能仅凭陈某群一句话(何况陈某群是否真的这样说根本无法确认)便将这笔应该交给黎某云用于房屋装修的20万巨款随随便便的就交给陈某群,且没有留下任何收款凭证。

第三,从借款人黎某云的角度,无论出于什么原因,不可能授权陈某群去取这20万元用于房屋装修的巨款,即使确实因为重大特殊原因需要特别授权也绝不可能口头告诉陈某群去取这笔20万元巨款。

(四)对于借款支付方式的质疑

原告在诉状中诉称的“当场交付现金20万元给被告”(庭审期间原告已经否认了这一事实)。原告的借款代理人刘某益在庭审时确认是其在工作单位分两次(一次15万元,一次5万元)将现金交付给本案另一被告陈某群。当然,首先我方认为刘某益分两次交付给陈某群的20万元借款,与张某华、黎某云之间的借款协议没有必然联系(见下述)。但是,因为原告将此两笔付款强加于黎某云,所以我方认为有必要对此进行辩驳。我们认为原告的借款代理人刘某益在明知张某华与黎某云签订的借款协议是用于房屋装修的,且涉及金额有20万之巨,在没有借款人黎某云的任何授权,也没有任何其他凭证支持的情况下,作为一个财务工作人员,竟然以“现金”方式向不适格的收款人交付巨款。无论从资金的安全性,还是从合法性、证据性要求看,我们也认为超乎常识,不符常理,对于刘某益的交付行为表示谨慎而合理的怀疑,当然,即便刘某益确曾对陈某群有此两笔借款的交付事实,我们也不认可原告及其借款代理人将此款视为对黎某云的交付。

二、   对原告及其借款代理人答辩意见的反驳

第一,      关于录音证据来源及效力。

庭审期间,原告及其借款代理人刘某益声称,我方的录音是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录制的,且经过剪辑。

我们认为,该录音是在被告黎某云与原告借款代理人刘某益的电话协商过程中录制的,没有任何违法或者不当行为。录音形成之后,在以书面文字输出时对录音中与案件无关的事实予以省略,但并没有进行任何剪辑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法释(〔2001〕33号)

第六十八条以侵害他人合法权益或者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的方法取得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第七十条一方当事人提出的下列证据,对方当事人提出异议但没有足以反驳的相反证据的,人民法院应当确认其证明力:

   ……(三)有其他证据佐证并以合法手段取得的、无疑点的视听资料或者与视听资料核对无误的复制件;

      我方提交的录音证据没有违反任何法律的禁止性规定,也没有经过任何剪辑或者变造处理,因此是合法有效的。

    第二,关于黎某云代陈某群向刘某益交付利息的行为及性质

庭审期间,原告的借款代理人刘某益提出在其向陈某群支付借款后,黎某云代为交付了三个月的利息。并以此认为其向陈某群支付的20万元等同于向黎某云支付了借款。我们认为刘某益的推论是牵强附会的。

首先,黎某云没有收到张某华按照“借条”上约定的借款,不可能向张某华或者刘某益支付任何利息。黎某云已向法庭作出了明确合理的解释,其交给刘某益的钱是陈某群要其转交给刘某益的,原因是刘某益所在科室为财务科,非有关人员不能随意进入,黎某云属于本单位从事相关工作的科室人员,可以进入其办公地点。陈某群向刘某益支付利息是因为陈某群获得了刘某益代理张某华向她支付的20万元借款。而黎某云帮陈某群向刘某益交付利息的行为完全是一个独立的,单一的代理行为,与黎某云出具的“借条”没有法律关系(见下述)。

其次,黎某云向刘某益转交利息的期间恰好是陈某群还没有出走的那段时间,陈某群出走之后,黎某云再也没有转交给刘某益利息。这进一步印证了我方向法庭所陈述的案件真实过程,也证明被告黎某云完全是以实事求是的,诚信的态度向法院如实陈述案件真相,不虚构,不隐瞒。

三、   本案的法律分析

我们认为,本案主要包括以下几个主体之间的法律关系:

一是苏其华与刘某益之间的委托代理关系(庭审期间,原告及刘某益向法官确认了这种委托代理关系);二是张某华与黎某云之间的私人借贷关系;三是张某华与陈某群的私人借贷关系。

张某华以实际行为授权委托刘某益代为处理其与黎某云、陈某群之间的借贷关系,包括签订借款协议,代为交付借款等等。

在张某华与黎某云的借贷关系中,张某华(在其代理人刘某益的帮助下)与黎某云达成了借款协议(借条),但是,该借款协议没有实际履行,也就是说,张某华并没有按照借款协议的约定向黎某云支付借款。

张某华与陈某群之间的借贷关系是通过借款代理人刘某益建立和完成的。张某华(通过代理人刘某益)与陈某群之间不仅达成借款协议(不论是书面的或者口头的),而且,苏其华事实上通过刘某益向陈某群支付了20万元借款。

本案中,张某华通过其借款代理人刘某益分两次向陈某群支付20万元借款,与张某华、黎某云之间的借贷关系完全是两回事。刘某益代理张某华向陈某群支付20万元借款,是发生在张某华、刘某益与陈某群之间的借贷法律关系当中,跟黎某云毫无关系。

我们认为刘某益在两次向陈某群支付20万元借款的过程中,其对事实及其法律关系产生了错误的认识,但这是刘某益、张某华与陈某群之间的归责问题,黎某云不应当对刘某益的行为及其错误认识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促进经济发展维护社会稳定的通知》(法[2011]336号):

“……七、注意防范、制裁虚假诉讼。人民法院在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过程中,要依法全面、客观地审核双方当事人提交的全部证据,从各证据与案件事实的关联程度、各证据之间的联系等方面进行综合审查判断。对形式有瑕疵的“欠条”或者“收条”,要结合其他证据认定是否存在借贷关系;对现金交付的借贷,可根据交付凭证、支付能力、交易习惯、借贷金额的大小、当事人间关系以及当事人陈述的交易细节经过等因素综合判断。发现有虚假诉讼嫌疑的,要及时依职权或者提请有关部门调查取证,查清事实真相。经查证确属虚假诉讼的,驳回其诉讼请求,并对其妨害民事诉讼的行为依法予以制裁;对于以骗取财物、逃废债务为目的实施虚假诉讼,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综上所述,本案中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依据,没有法律依据,也没有证据支持,因此,被告黎某云不应当承担还款义务。我们相信并请求法官明察真相,依法判令驳回原告的所有请求!

 

   此致
   云浮市新兴县人民法院
     

 

被告:黎某云

代理人:广东南日律师事务所

彭斌 律师

电话:13265013278

2015年3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