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彭斌 律师个人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彭斌律师 >> 律师文集  >> 徐某英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案民事上诉状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彭斌
手机号码:13265013278
联系电话:13229976686
电子邮箱:403927063@qq.com
执业证号:14401201120929037
所属律所:广东南日律师事务所
所属地区:广东- 广州
联系地址: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社主楼六楼

徐某英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案民事上诉状

文章来源:广州知名婚姻继承律师 网址:http://hylspb.lvfaw.com 时间:2015-05-12 16:47:53

分享到: 0
 

上诉人:徐某英,女1949年X月XX日生,汉族,农民,住湖南省临澧县安福镇总庙村蒋家组

被上诉人:湖南省临澧县征地拆迁事务所,住址,湖南省临澧县安福镇

法定代表人:易发铁,临澧县征地拆迁事务所所长

 

上诉人因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临澧县人民法院二O一五年三月二十七日字第(2014)临民一初字第1034号民事判决,现提起上诉。

 

请求事项:

1、依法撤销(2014)临民一初字第1034号判决,判令驳回原告所有诉讼请求。

2、确认《石长铁路增建二线建设项目拆迁建(构)筑物等征收协议书》(一下简称《协议书》)无效。

3、一审、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事实与理由:

一、《石长铁路增建二线建设项目拆迁建(构)筑物等征收协议书》(以下简称《协议书》)因违法而无效

第一、《协议书》违反法定程序

1.征拆行为没有依法公开公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46条;《征用土地公告办法》第4条、第5条、第7条、第8条、第9条、第10条、第14条;《国土资源部关于进一步做好征地管理工作的通知》第10条;国土资源部《关于印发〈关于完善征地补偿安置制度的指导意见〉的通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严格征地拆迁管理工作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的紧急通知》第4条等法律规定,土地征收单位应该采取广播、在村务公开栏和其他明显位置公告等方式,多形式、多途径,以书面形式公告信息,告知征收土地方案,征地批准机关、批准文号、批准时间和批准用途等。未依法进行征用土地公告的,被征地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农村村民或者其他权利人有权依法要求公告,有权拒绝办理征地补偿登记手续。未依法进行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的,被征地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农村村民或者其他权利人有权依法要求公告,有权拒绝办理征地补偿、安置手续。

2.没有依法评估房屋价格

虽然临澧县征地拆迁事务所按照《常德市征地房屋拆迁补偿办法》以及《常德市征地拆迁有关设施补偿的通知》确定补偿标准,但是,《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评估办法》(以下简称《办法》),确定了房屋征收补偿的评估办法。规定,“地产价格评估机构由被征收人在规定时间内协商选定”。在规定时间内协商不成的,方可由房屋征收部门通过组织被征收人通过投票、抽签等方式确定。......集体土地上的房屋参照该办法执行。

3.补偿价格和标准不一致、不公平

根据《国土资源部关于进一步做好征地管理工作的通知》第1条规定,征地补偿水平应基本保持一致,做到征地补偿同地同价。第8条规定,房屋拆迁按建筑重置成本补偿。

而据我方所了解,本次征拆对不同拆迁户采用不同的补偿标准。我们有理由怀疑有关工作人员在征地拆迁过程中存在违法现象。

当然,这一点我们曾经要求村镇领导将各户的补偿价格公开,但遭到拒绝,我们请求法院依职权调查我村各被拆迁户具体的补偿情况。

4.没有公开征地补偿款的金额及使用情况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48条,第49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26条,征收集体土地,应给与土地补偿,土地补偿费归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所有;被征地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应当将征收土地的补偿费用的收支状况向本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公布,接受监督。

《征用土地公告办法》,第十二条,有关市、县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将征地补偿、安置费用拨付给被征地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后,有权要求该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在一定时限内提供支付清单。

市、县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有权督促有关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将征地补偿、安置费用收支状况向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予以公布,以便被征地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农村村民或者其他权利人查询和监督

当然,对于这一点,我们已经向有关部门提交信息公开和财务公开申请,但是均遭拒绝,我们请求法院依职权调查取证。我们请求并相信常德是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次征地数量与公告规定是否一致,与征地补偿金额是否一致。

第二、被上诉人并没有按照《国土资源部办公厅关于石门至长沙铁路增建第二线工程控制工期单体工程先行用地的复函》(以下简称《复函》)、《临澧县人民政府征地公告》(临征【2010】第3号)(以下简称《征地公告》)的规定进行征地拆迁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石长线铁路增建二线建设项目用地规划,需要拆除被告房屋及其附属设施……”(见一审判决第6页)

我们认为《复函》只能证明地方政府征地的依据,但是究竟征收数量、征收程序、征收方法、补偿标准等需要依据其他法律规定。

《复函》规定“……于2010年9月底前将材料报部审批,逾期未报的你厅应责令建设单位停止工程施工,待正式用地报批材料报部审查并经国务院批准后才能复工……”然而,2014年7月14日,由村、组成立专门测量组再次进行了实地测量,再拓宽8米加征土地。(其中上诉人被加征的土地为0.708亩)依照复函的规定,第二次加征不可能有用地和规划审批手续,那么本次加征明显违法。

《征地公告》上规定总庙和芭蕉社区8.88亩,(而判决书上说《征地公告》征用临澧县安福镇总庙村集体土地8.88亩。(见原审判决第6页)

2010年6月25日,由村、组成立专门的工作测量组进行了实地测量,该次征地总数就有15.242亩(其中上诉人被征0.895亩)。也就是说仅仅在2010年6月25日经测量划定的征地数量就远远超过了《征地公告》规定在总庙和芭蕉社区可征8.88亩的总数,还不要第二次扩宽的8米,更不要说说芭蕉社区是否有征地。

第三、被上诉人提交的红线图没有证据效力

一审期间被上诉人提交红线图是一份不完全的红线图,且无法识别征地界限,征地数量,根据有关法律关于证据举证原则以及证据形式要求的规定,红线图应该由被上诉人完全举证、并对红线图的征地界限、征地数量与《征地公告》的一致性做出合理解释,否则这份证据完全是一份无效证据。(当然,我们认为,仅凭两次征地数量与《征地公告》规定数量的差异我们就足以认定被上诉人的征地行为已经严重违法)

第四,其他事实表明上诉人房屋所在地不属于征收范围

1. 被上诉人对拆迁进行验收后再次要求上诉人拆迁。2010年9月,上诉人和其他被拆迁户完成拆迁后,经铁办、总庙村有关领导验收同意。相比之下,2013年决定再次向外扩建8米,并于2014年7月14日,由村、组成立专门测量组再次进行了实地测量,是在没有出示任何规划审批手续的和相关文件支持的情况下进行的。

2.被上诉人自称不代表政府机构。一审期间,被上诉人自称其与上诉人签订的协议书是民事协议,不代表任何行政机关(见一审卷宗第147页,庭审笔录部分),我们认为只有政府或者政府组建、授权的组织机构才有权实施征地拆迁行为,其他任何组织都无权征地拆迁,因此,我们有理由认为被上诉人没有资格实施征地拆迁行为,无资格与被拆迁人签订拆迁协议。

3.被上诉人要求上诉人拆除房屋的理由不成立。一审庭审期间,对于我方提交的现场照片,被上诉人认为要求我方拆迁的理由仅仅是因为我方的房屋离铁路太近无法居住(见一审卷宗第144页,庭审笔录部分)。我们认为,选择居住的环境条件,在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前提下是公民的一项基本权力,政府是不能以这个原因而强行拆除公民的房屋。

4.领导自陈上诉人房屋所在地并没有被征收。总庙村有干部曾明确表示,上诉人现在未被拆除的房屋所在地根本就没有被征收。再根据我们上面所陈述的事实和理由(比如文件规定与实际征地数量不一致等事实),我们相信该村干部道出了本次征拆的事情。由此,既然该地没有被征收,被上诉人就更加无权要求上诉人拆除现有房屋。

5.拆迁补偿款与拆迁土地数量不一致。由于宗庙村委以及上镇政府对本次征拆补偿款没有公开公示,我们无法知晓被上诉人实际征地多少,我方现有房屋是否属于被征拆范围。为了进一步证明我方现有房屋所在地是否已经被征收,我们请求法院以及地方政府进行实地调查、测量,并将测量结果与《征地公告》进行比较。同时我们请求中级法院以及地方政府对征地补偿款与征地数量、征地价格公开,统计并进行比较,以证明国家规定应该征地数量和实际征地数量是否一致,也证明被上诉人在征拆过程中是否违法违规。

二、2013年9月30日三方签订的《承诺书》无效

首先,由于《承诺书》是基于之前的《协议书》而进行的一个补偿协议,如上所述,由于《协议书》无效,《承诺书》当然失去了存在的依据。

其次,即使按照2013年9月30日上诉人、被上诉人、总庙村委会三方签订的《承诺书》,由于上诉人是在被上诉人与村委答应“……同意为其(蒋某华)办理农村建房准建证一个,费用由征拆所负责”以及“因儿子女儿、女儿先后考学后迁出的实际情况,决定由村委负责给予本次不足部分的补偿(金额为6300元)”两个条件后,上诉人才同意签这份承诺书。

但是法院认为“因被告女儿是非农,且户籍不在本村,按法律规定不具有在基地的资格……”我们认为,三方承诺书签订时上诉人女儿户口本来就已经迁出,这一点被上诉人以及村委是明知的,而上诉人做出的承诺是以被上诉人答应上述两个条件为前提,被上诉人却以一项自己都认为不合法的条件引诱上诉人做出违背自己真实意愿的承诺,这明显就是欺诈协议,根据合同法有关规定,受欺诈的协议是无效协议。

因此,三方都没有义务履行这份《承诺书》。

 

综上所述,由于被上诉人的征拆行为存在严重违法,上诉人房屋所在地不属于征收范围,事实上也没有被征收。

拆迁《协议书》第一条明确规定,《协议书》是以土地征收为前提,上诉人房屋所在地如果不属于征收范围,并且没有被征收,那么拆迁《协议书》也就失去了存在的依据。

政府在没有特殊理由和特殊需要的情况下无权拆除公民在集体土地上建造的住房,被上诉人无权要求上诉人拆除现有房屋。

据此,请求市法院依法确认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签订的《协议书》《承诺书》无效,依法驳回被上诉人的所有诉讼请求,判令被上诉人承担本案所有费用。

此致

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人:广东南日律师事务所

彭斌 律师

二〇一五年五月十二日

电话:13265013278